FC2ブログ

calendar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10« 2018/11 »12

DigitalClock

(ノ`ω)ノBGM信息:

01.Evanescence хрупкое счастье
---------
打算以后都根据模板和心情来考虑添加和删除BGM。然后正在使用的BGM都会列出来。如果觉得喜欢的话可以点名字进入下载页面。
如果连接失效而又很想要的话可以留言给我,我会补档的。
以上。

=人=

E17

Author:E17
目前暂时是LOLICON一只的ACG爱好者。对百合有爱,不排斥耽美的伪OTAKU死宅男。
NINTENDO和GAINAX最高。
鸟山明和高桥留美子最高。
---
=人=實在覺得繁體看著累的請好好運用LINK裏的簡繁體轉換網頁~以上。
---
LOGO:


对旧站还有留念的请到LINK里去寻找连接。
---
BLOG介绍点这里-->click

最近の記事

Flashpiano mini

-v-小小钢琴~

MUSIC


Get Music Tracks!Create A Playlist!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v-)/

留言本本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3-)y-~~~

08052102.jpg

『電脳コイル』が大好き

oyaji32_2a.gif
icon02.gif iri04.gif isako_up.gif coil_32gw.gif
coil_text-09.gif
↑ イサコ様!!(*ˉωˉ*)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BOOKMARK: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HT)自寫的片斷,我還真是很久沒有鳥這個故事了诶……  

吃飯的時候莫名其妙想到了昏暗的向下的階梯然後是死神的單膝跪下和昏暗的光,
然後吃完飯就來網吧裏開始打了爲了避免忘記掉…………

果然爲了避免把故事忘記了只剩下各人的長相就是紀錄下來啊……

這個是邊想邊打的,然後,那什麽……果然打成OTZ物了……

=人= 作爲備份,但願別以後來看的時候被惡心到。

意見和建議大歡迎……
看完不滿要想咆哮的也請回複,
大概就這樣了……以上,插圖是夏以前的圖一張。(很有愛就是自己怎麽都畫不出她設計的死神……)
文筆不好請見諒,圖之後就是文了。

以上~

kylier,20070628210912225.jpg

向下的樓梯,忘不到邊際,只是一直自顧自地延伸著。
這是戰爭期間一度被所有種族所遺忘了的最後的地方。

少女只是擡著燭台向下走著,默默地有一搭沒一搭地數著樓梯的階數,眼睛裏沒有任何的感情。包裹全身的鬥篷一直延伸到地面上,拖在地下沙沙地作響。

到處都是一片漆,只有牆壁上有微量的少許的燈光,如同這個已經被遺忘了的地方一樣,若隱若現。

少女一步一步地走著,默默地走著。
走在這看似沒有邊際的向下的階梯上,任由所有的回憶片斷向自己襲來也一步不停。

“這裏真的是禁止交戰的避戰區麽?說是避風港還不如說更像牢房呢。”
以前別人對自己說過的話,短發的魔族的女孩,自己最重要的人……
雖然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但她裏心裏最重要的卻不是自己。
或者說,即使是,但是完全無法看出……

作爲一個與外面隔絕的只剩下暗的地方,少女不喜歡這裏。
沒有任何聲音,連風的聲音都沒有。
明明是最適合防守的地方卻又剛好是禁止交戰的地方,多麽無聊的組合。

“你不適合色啊,雖然白色不利于夜間作戰的我們,但是我很想看看你一身白色的樣子呢~”
那樣笑著對自己說話的女孩,到最後也一直保持著對自己的信任戰鬥著的女孩。
喜歡她的笑臉,所以才一直跟隨在她的身邊,沒有任何的顧慮,沒有任何的猜疑。
僅僅是跟隨在她的旁邊,感覺那樣就已經足夠了一樣……

這是第幾層了呢?
擡頭看不前上面的樓梯,只有模模糊糊向上盤繞上升的色的影子。
即使是最後的避風港,也沒有幾個人想來這裏吧,爲了避開戰爭而活在永遠的暗中麽?

“那耳朵和頭發……你,你難道是……”
說這話的是一位精靈,弓箭手,精靈族的戰士。
水藍色的長發垂過腰間,瞳孔是一片湛藍。
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懷念,即使在戰鬥的時候也能感受到那種熟悉的味道。
那樣的自信和對弓箭射程的把握,直到自己因爲疏忽而被割破兜帽……
那一瞬間那湛藍的眼神裏充滿了驚訝和悲傷,握弓的左手不助地發抖,然後用顫抖的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的嗓音說出了那樣的話。

然後……
少女斜眼看了看擡在右手裏的燭台,估量了下剩余的油脂還能燃燒多久,然後繼續凝視著向下的樓梯。
然後我逃走了呢……
我的第一次從戰場上逃走,說不出來原因只知道必須離開所以逃走……

那一次回去後和魔族的女孩例行公事一樣地用不帶感情的音調報告完戰況然後跪下請求原諒,
女孩只是一語不發直到過了好久才擡起頭,微帶悲傷地問道:
“……果然是快分別了呢,你……打算回去麽?”
“當然是回到她們那邊去啊,你已經爲我做了夠多了,而且你也會想家的不是麽?”

精靈一族,我的種族,我出生的種族……
我不知道我來自哪裏,我沒有以前的回憶。
我只是被告知不可以摘下兜帽,不可以歌唱。無論發生任何情況,不允許被任何人見到自己的長相。

直到狩獵人類的時候在那人的家裏見到了不成人形的精靈後才明白了自己的種族。

我是不屬于這裏,這個地方……
但是,我明明只想用盡生命來保護她的啊,
明明只想努力守護住她的微笑啊……


面前是一道破敗的木門,
無盡的階梯已經走完,遲疑地把手伸了過去,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來打開,打開面對裏面的人。

戰爭的時候少女被精靈一族召集回去,所以並不知道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麽。
只是最後一次她利用任務偷偷跑去看魔族的女孩的戰況時看到了令自己最吃驚的一幕。

身負重傷的女孩用盡所有的力氣舉起武器刺入另外一人的身體,
另外的一個人,是魔族的這位戰士真正最重要的人,和自己曾經一起戰鬥的人。
很喜歡人類的靈魂,很喜歡唱歌的女生。

武器刺穿了她的身體,然後前端穿過,最後的魔法自動啓動。
同歸于盡的毀滅式魔法,連同自己和主人一起吞噬的來自武器的最終奧義。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沖了上去,拉開了武器的主人,把她抱在自己的懷裏。
然後魔法發動,另外的一人連同武器一起消失,只留下了一句“謝謝你”
沒有任何的前稱所以不知道是給誰的最後的話語。

懷裏的女孩只是極度恐懼地把手伸了出去企圖抓住最後的什麽,
但是抓住的僅僅是最後的暗紫色的光……
雙肩無力地顫抖著。

最愛的武器以及最重要的人都消失的女孩,只是慢慢地把臉轉回來,呆呆地望著抱著自己的人,眼神空洞而且迷茫,然後,沈沈睡去。

知道了食魂之人的叛變以及其跟獸人族的關系已經是之後的事情了。
但是自己奪走了別人最重要的一切,永遠不會改變……


終于鼓足勇氣推開了前面的房門,走了進去。
走到那唯一的床前面,單膝跪下,
長明燈下的女孩把頭轉了過來,笑著說道
“很久沒有人來過了呢,可以讓我看看你的樣子麽?”

緩慢地摘下了兜帽,露出了自己銀白的頭發和細長的耳朵。

“是精靈族诶~”
床上的少女高興地說道……

她沒有記憶,關于戰爭的任何的記憶,關于過去的記憶,
以及,關于眼前的自己的所有的記憶……

這是來這個地方呆過的人的必然結果,可是當時除了把她送到這裏來已經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選擇了。


“我來迎接您了,主人……”
(我回來了……)


“戰爭已經結束了……”
(雖然你不記得我了……)

“一起回去吧。”
(但是……)

“我不會再讓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了……”
(你的記憶……我會幫你找回)

“我,死神Astatine,你的騎士,會用盡我所有的生命保護你的……”
(我保證……所以……)

“一起回去吧……”


你和以前一樣微笑著把手伸了過來,我會保護你的,永遠地,不會再讓你失去微笑。


我以你的護騎的名義,在這裏保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HT)目前已有的部分…… | HOME |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